页面载入中...

《我从中国来:海外新疆人》新书读书会在京举行

  随着李维东开始经商,手头渐宽裕,从收藏手表的爱好发展成迷恋“老物件”,在民众眼中的无用之物,李维东却对此如获至宝。茶余饭后打听谁家有“老物件”,或交换或购买成为他的“工作”之一。

  “以前,兰州村庄都建有水渠,借助水车之力,将黄河之水引至田间地头,灌溉农作物。随着科技发展,水车退出历史舞台,石头制式水渠也被遗弃。”李维东指着石头制式水渠说,两年前,他在乡村偶遇部分水渠,但村民不愿破土,心有不甘的他时刻惦记,得知乡村改造,便与朋友一同前往。

  “施工现场一片狼籍,他和朋友埋头苦寻半日,仍毫无头绪。”李维东回忆说,当时,越寻找越心急,正当苦恼之际,在小山坡上寻到,便带回收藏。

  “我觉得石黑一雄的作品很适合做文本细读,他写每一个句子都要费很大的功夫。” 黄昱宁认为,大部分得诺奖的作家都有大量作品,但石黑一雄迄今只出版了8部作品,“而且并没有一部是很厚的,这其实是挺特殊的一个现象。”

  冯涛自称是石黑一雄的粉丝,一直想出版石黑一雄的作品。他拿下的第一部石黑一雄的作品是2009年的短篇小说集《小夜曲》,这本书的出版时间距这位作家上次出版小说已有四五年之久。

admin
《我从中国来:海外新疆人》新书读书会在京举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